您好!欢迎来到艺术·能见度 ,请 登录  免费注册

重点话题

名家评论员

  • 刘勇

   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化运作第一人,1992年“广双”主要投资人,现任艺术·能见度移动互联创投平台联席主席、四川新西蜀文化艺术(金融)院院长、四川鑫西蜀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委会主席。

  • 李继祥

    知名艺术家,“85艺术”代表人物

央妈护犊,寡头习惯性阻击互联网革命

2015-08-03 15:33

上周五(731日)下班之前,央行抛出《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》征求意见稿。用脚趾头都猜得到,央行不是实在忙得不可开交,周末下班前才想起“征求意见”,而是分明知道这个办法一出台,必定变成一只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所以才选择法定休息日之前,想偷偷地进村,然后把地雷偷了。


网友的反应是强烈的,剁手党们没有因为央行出手“拯救”而感恩戴德,几乎统一的意见是:“我妈都不管我怎么花钱,央妈你着什么急?”而五个外部渠道交叉验证“你是你”,则无人不想起李克强总理前段时间痛批的如何证明“你妈是你妈”?


评论已经铺天盖地。显然是马云的支付宝和马化腾的微信支付打疼了传统商业银行,央妈不是来拯救剁手党的,它是来护犊子的。


每一次的互联网革命,都必然引来寡头的一轮阻击,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,差不多已经见惯不惊。Uber和滴滴专车还在被不同的城市交通管理者们约谈之中,尽管我们出门在外,已经习惯对来往的传统出租车熟视无睹,低头看手机,抬脚上专车,成为我们在互联网时代的交通常态。


与某租车前段日子以安全为由抹黑专车一样,央妈这次也是举起支付安全的旗帜挺身而出的,但毫无疑问,这是对“互联网+”上的一道紧箍咒,日限额5000元,年限额20万,O2O们一夜就回到解放前。其实比如从传统租车到神州租车,本来就是一次技术进步,我曾经对它充满爱意。但在科学技术面前,人们总是那么的喜新厌旧,新的激情到来的时候,我们毫不犹豫地抛弃旧爱。


有一个尘封多年的故事,差不多是在中国第一次传统行业与互联网引发的第一起官司,这便是1998年福建的“IP电话案”。现在大家都习惯了网络上的视频、语音聊天,你家的座机基本上只是爹妈在使用,手中的手机更多时候并不是打电话。但是我告诉你,曾经网络语音聊天可能被公安局抓起来,你一定觉得是天方夜谭!


17年前,福州市有一对兄弟叫做陈锥、陈彦的,被福州电信局以“非法经营电信业务”举报,福州市马尾公安分局立案侦办,罪名甚至包括可能泄露国家机密。这对兄弟在他们经营的电器商店内,下载了网络电话软件net2-phone,将自己组装的586兼容机与住宅电话通过调制解调器连接在一起设置成网络电话。当然,这并不足以让电信局跑去公安局举报捉人。陈氏兄弟把这部网络电话当成促销工具,在他们店内消费到一定金额,可以通过这部电话免费拨打一定时长的国际电话,这一下子,就把腿伸进了电信部门的被窝里!


中国的互联网革命必须记住一个叫做许永东的法官,他是福州中院行政庭“IP电话案”的主审法官,在审理陈氏兄弟的上诉时他创造性地提出:“由上诉人、被上诉人和法庭各邀请专家出庭作证,说明网络电话的原理、和传统电信业务的区别以及对科技和社会进步的意义,以便给法院判案提供有效的参考。”


许永东的这一决断改变了陈氏兄弟的命运,也改变了网络即时通讯在中国的命运。假如没有徐永东大胆听取专家证词以应对“新类型案件”,说不定马化腾的QQ早就被电信运营商捉进了笼子。


福州电信局针对陈氏兄弟采取的法律行动,是一场典型的护犊子,自己家垄断了几十年的电信奶酪,是绝对不允许旁人染指的。为陈氏兄弟作证的红极一时的网络名人、8848创始人老榕,老榕有一段证词说到,“网络电话出现的意义,如同当年贝尔发明传统磁石电话机,同样是一场革命。”而社会和技术的进步是需要革命的,就像程控交换机取代了人工交换机一样,这场发生在电信业内部的革命,也是由无数人工接线员下岗的代价换来的。


所以,我对央妈护犊并不在意,它不护犊才是奇怪的。如果央妈坚持已见,我倒是建议马云、马化腾学一学当年的陈锥兄弟俩,请专家给央妈上一堂互联网革命的课。当然,也祝愿阿里和腾讯,能遇得到一个像许永东一样,富有眼光的法官。


/妙红


作者简介:资深媒体人、策划人,中国第一代网民,现为艺术·能见度(ysnjd.com)创始人、成都蓝顶艺术品牌策划有限公司、成都能见度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CEO

上一篇 下一篇